您当前的位置:青年网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> 青年楷模 > 正文

★抗震救灾青年勇士郑兴富:我是医生!只能这样选择!

发布日期:2008-06-28编辑:

成都日报:我是医生!只能这样选择!

——新兴铸管集团川建管道企业青年医生、共青团员郑兴富徒步9个小时孤身翻越山崖进入映秀抢救受伤群众

 

  记者手迹: 孤身翻山崖、徒步穿森林、菜刀做手术……这样的故事听起来更像是悬疑小说中的情节,但这却是发生在抗震救灾期间一个普通成都人身上的一个真实故事,而完成这一系列传奇任务的是一位年仅24岁的小医生——郑兴富。

    我是医生,我就看不得哪个受伤受苦!515,瞒着父母、瞒着同事,郑兴富只身一人从龙池翻山进入了映秀镇。面对随时可能迷失在深山峡谷中的危险,面对随时可能葬身乱坠巨石中的危难,郑兴富不断告诉自己:没有时间害怕、没有时间担心,那么多受伤的群众等着医生,只要早进入一秒就能多救一个人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心理暗示,让郑兴富毅然选择了在渺无人烟的深山中,在几乎没有路的碎石断枝上艰难行进近9个小时,并最终成为了映秀镇黄家村受灾群众见到的第一位外来救援者。

    这种艰难的选择,救灾中的郑兴富经历了好多次。而其中的四次,则是我不得不说的……

第一次选择:背上药箱骑上摩托,他匆匆奔向震中

  是留在彭州参加当地的抗震救灾,还是深入到震中汶川去抢救更多生死未卜的受灾群众?郑兴富选择了后者。

地震发生后,崇州市川建管道有限企业医生郑兴富正在厂里上班。在确认厂里无一人受伤的情况下,他马上赶回了自己在彭州的家。尽管彭州也是此次地震中的重灾区,但幸运的是,郑兴富的家并没有受损。见到家人平安无恙后,他又马上赶到了市区内的广场上,参加义务救援。而他参加志愿救援前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义务献血。

    尽管在成都中医药大学读书时主攻的是中医康复,但郑兴富一直对骨科、外科颇有兴趣。利用课外时间,他也选修了不少这方面的课程。这次救援,郑兴富的外伤救援常识派上了大用场。

    在市区内的广场上,郑兴富整整忙碌了两天。但听到震中汶川映秀道路未通、伤亡惨重的消息后,他再也坐不住了。是继续留在彭州参加当地的抗震救灾,还是深入到震中汶川,去抢救更多生死未卜的受灾群众?思考了片刻,郑兴富选择了后者。瞒着父母、瞒着同事的郑兴富背上药箱,骑着摩托车出发了——车前挂着一袋干粮,车尾捆着一件饮用水,车两边吊着饼干,脚下放着一个药箱,而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大药箱。

 

第二次选择:面对艰难面对危险他一头扎进了深山

    一条路是与受灾群众抢坐冲锋舟进汶川,另一条路是孤身一人从龙池徒步翻山进映秀。郑兴富再次选择了后者。

一个艰难的选择很快摆在了满脸是灰、心急如焚的郑兴富面前——进入映秀的道路被山石泥流阻断尚未打通,要强行进入只有两个选择:要么从紫坪铺乘坐冲锋舟进入汶川境内,要么从龙池镇徒步翻山进入。冲锋舟比较安全,既节省时间又节约体力,但这是受灾群众的救命之舟,怎么能和他们抢呢?剩下的选择就是徒步翻山,但这条通往映秀的山路方向在哪里?究竟有多长?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突发状况?未知的深山之中藏着数不清的未知危险。究竟是勇闯一次还是就此放弃?郑兴富的心中再次荡起了波澜。

    片刻的犹豫之后,24岁的他背着重重的药箱再次出发了。而此时的他,身上没有一点干粮,没有一瓶水——因为他用摩托车驮来的饼干、饮用水全部都已交给了救灾物资发放点。而他的摩托车和钥匙,也已交给了一位素不相识的村民。

 

第三次选择:滚石飞落山色漆黑他义无反顾地向前

越走越黑,越走越险。前面已经根本找不到路了。是往回走还是继续爬上去?郑兴富又一次选择了后者。

这哪里叫路哦!越往里走,呈现在眼前的场景越惨烈。路根本不叫路,早已被山体滑坡的泥石冲断,加之树木倾斜断枝横倒,让原本困难的通行更加艰难。耳边传来的只有轰轰的巨响,预示着不远处又有飞石落下。

    一路上陪伴郑兴富的,除了装满清创药物、纱布、止痛片的药箱,就只剩下难以预测的危险了。当然,郑兴富偶尔也会见到几位从山上逃下来的村民。你不要上去了,上面根本没有路,很危险,一路上都有石头在滚!得知郑兴富是准备徒步上山的志愿者医生,感动不已的村民急切地劝阻着他。但主意已定的他,耳朵里哪里还听得进劝阻。

    路越走越远,天色越来越暗,此后郑兴富再没碰到过下山的村民。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,他与外界失去了联系,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处境,他也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。这是从小到大都未曾遭遇过的经历。但此时的郑兴富,早已忘记了什么叫做恐惧!

    没问题,我一定能够到达!山里的村民还在等着我,他们需要我!在轰隆作响的山间,在漆黑如夜的林中,郑兴富没有回头,一直走了下去……

第四次选择:咬紧牙关拿起菜刀他毅然选择野蛮手术

伤情恶化刻不容缓,而眼前只有一把菜刀,这个外科手术是放弃还是争取一线希翼?郑兴富第四次选择了后者。为了能够锋利一点,他把菜刀在石头上磨了又磨,然后在火上烧,用酒精喷。拿着这把菜刀,郑兴富一咬牙,为老大爷做了截趾手术。

在徒步近9个小时之后,在接近凌晨之际,郑兴富终于走到了有人烟处。而他也成为了地震后黄家村村民见到的第一位外来救援者,当然也是第一位志愿者医生。

    黄家村依山而建,山摇地动让这个村庄全部被毁。所幸的是,村民们伤者多亡者少,郑兴富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。当天夜里,10多位受伤群众得到了及时救治。

    第二天一大早,在村民们依依不舍的眼神里,郑兴富又向下一站走去。

    在被村民叫作麻地的聚集点内,一位60多岁老大爷的伤势把郑兴富给难住了。在地震中,这位老大爷脚背被压,一根脚趾已经完全坏死——不仅已开始腐烂,而且严重威胁着整个身体。如果不及时做切除手术,生命就会受到威胁。可是,手边没有任何器械,出门时只带了清创的药物和纱布。怎么办呢?

    情急之下,郑兴富赶紧让村民帮他四处寻找废墟中的刀具。村民很快就找到了”——但却是一把普通的菜刀。用菜刀做切除手术,听起来几乎是天方夜谭,但为了避免伤情扩散,顾不了那么多的郑兴富马上开始了野蛮施工。为了让菜刀能够更锋利些,他把菜刀在石头上磨了又磨,然后用火烤,最后用酒精喷撒。牙一咬,心一狠,拿起菜刀,郑兴富紧急地为老大爷做了截趾手术,并掏除了坏死组织……

    一路行走,一路救援。到达映秀镇的途中,郑兴富已经救治了几十位受伤村民。当在镇上参加紧急救援的军医们看见他的出现时,只用了一句话来形容——这完全不可思议!

    来回往返、不停救援,与军医们会合后,郑兴富和医疗队一起,前前后后共为近300名受伤群众进行了包扎等救治。虽然没落名字,然而他的形象已经深深地留在了当地群众和救援人员的脑海中……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